彤心

如果雷训诫文,请慎关。
如果黑墨香铜臭,请取关。

七五圈鼠猫朱砂痣,不看耳雅。

琅琊榜蔺苏白月光,靖苏兄弟向,章旌兄弟向,尊重榜1榜2一切官配,蔺靖粉请勿ky。

MCU新粉,铁虫亲情向本命,铁椒cp天长地久。

梅长苏出生时身上纹了两个名字。

两个名字,都是蔺晨。

(图片来自微博@英国报姐)

lofter不是贴吧和某些论坛,有吧规版规,有通过审核能服众的吧主版主,能限制别人发什么怎么发。lofter上打tag这种事完全是作者愿意打什么就打什么,tag管其实挺烦的。

非要有点规矩限制吧,也行,不相关的不打,搞RPS不扰真人所以不打真人tag,官配不可拆逆所以非官配不打原作tag。这些也都很有道理,说出来一般人都会遵守。但是你说明明题材也是训诫题材,cp也是RPS的cp,这两个圈子也没过节,不让打这两个tag,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啊。

哪有一个cp有资格禁某种题材的啊?凭什么让写这个题材的作者换tag呢?lofter上屏蔽功能挺好用的,而且大部分作者标题都写了题材和cp了,不爱看选择不看不是挺好的吗?有人爱看啊。

人家作者也都小心翼翼地问我写的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完全没有刻意崩坏人物的想法,大多数作者都是尽力把自己想写的人物和梗融合好的,你觉得人家被粉丝的捧蒙蔽了双眼,看不到客观意见,可以上去提你的客观意见,但是让人家这个题材的另打tag,是不是有点管太多了?

删tag了,那我也不占tag了

大家真的不发弹幕吗😂

这是一个mv广告,之前发的被屏蔽了,再发一遍。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开过一个蔺苏双穿越的脑洞。

终于它今天被剪成了视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7659733

虽然我知道蔺苏已经很冷了,虽然我承认由于审美原因+技术限制,这个视频很烂,但毕竟是真的用心做的,所以还是希望有人看有人发弹幕。

所以各位苦守坑底的姐妹们救救我呀……

以下是大致剧情:

蔺苏双穿越成了刘彻莫循,莫循作为藩王使者朝见皇帝,就见到了刘彻。其实他们仍然是当初的阁主和宗主,也有前世的记忆,也互相把对方认出来了。

但是,阁主装作不认识宗主,宗主经过几次试探未果,就真的以为阁主失忆了,虽然失落,也仍然和阁主表了白,俩人就在一起了。

谈了一段时间恋爱,阁主玩够了,就想表明身份,正赶上臣子请阁主为新军赐名,阁主当着宗主面赐了个“长林军”,然后又安排一出歌舞剧,讲他俩前世的故事让宗主看,表明身份计划通。

匈奴起兵来犯,阁主御驾亲征,城破之际宗主带援军赶到,战胜了。从此就可以毫无波折的各种发糖了。

很甜对不对,希望看到的姑娘留弹幕呀!!!当初说要投币的太太们我要圈你们了!

友情提示:

调色非常烂,非常非常烂,各位最好把亮度调到最高来看。

最后是吐槽:

《东方朔》好歹是某台的剧,怎么做到画质烂成这样的……

还有请求胡歌靳东二位老师,以后接戏先审人设再看剧本,无逻辑的人设不要接,有逻辑但没魅力的人设不要接,有魅力但是强行苦逼为虐而虐的人设不要接。你们要知道,未来会有无数剪刀手把你们的cut看个十几二十遍,不要让他们看一次吐血一次,谢谢了。

【蔺苏】仍是我跟你(一)

之前说过的梗。

无责任,大概率坑。

ooc。

没大纲,后续发展我也不知道。

——————————————

“三月之期一到,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你一命!”

 

“那又怎样?!虽然十三年过去了,我仍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我要回去,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选择也罢,放弃也好,那都是你的决定。”

 

“随便吧。”

 

冰续丹交到梅长苏手上的一瞬间,狂风骤起,乌云蔽日,沙尘迷得人眼前昏暗一片,踉跄中听得耳边喧喧嚷嚷,忽又有宝剑锵啷出鞘的声音,狠狠撞击在耳膜上——

 

梅长苏蓦地惊醒,身子一歪,跌进沙发的一片柔软里,恍惚片刻,才想起自己置身何地。

 

客厅开了电视,播的是一部古早的电视剧,梅长苏迷糊着抬起头,瞧见屏幕上白衣侠士手执长剑声色俱厉,“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

 

沙发的另一头,梅石楠拿着遥控器把音量从最高往回调,“困了回屋睡去,躺沙发上干嘛?像挨了欺负似的。”

 

“爸……”梅长苏无奈,揉揉被震得厉害的耳朵,“您以后能换个叫醒我的方式吗?”

 

回到房间里,梅长苏就睡不着了。

 

在这个世界里已经过了十六年,前世种种虽然记忆犹新,但他其实很少梦见与之有关的事,算上今天,大概也只有三次吧。

 

第一次是他刚刚咽下冰续丹,心口蓦地一痛昏了过去,在无边的黑暗里浮浮沉沉不知多久,终于瞥见一点光亮,循着那光亮追过去,再睁眼时面前是白茫茫的一片,鼻尖萦绕着不知名的气味,耳边有温柔平缓的呼吸声,他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想问这是哪儿,开口却只能哇哇的哭。

 

他差点真哭出来。

 

当天晚上他梦到自己回了苏宅,那瓶冰续丹竟成了精,在他面前一跳一跳的,说我这份大礼送给你,你喜不喜欢?

 

梅长苏记得自己骂了句脏话,“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害我?”

 

冰续丹冲他吐着舌头,“你想吃我还不算仇?你要不要脸?”

 

第二次,他已经随遇而安了十余年,初中的时候滁州市举办少年篮球赛,他们班上有校队球员,整个班都能去观赛,他坐在观众席上本来兴味缺缺,耳边忽然炸开山呼海啸的喊声。

 

“林殊!林殊加油!林殊——”

 

他猛地抬头看向场中,见身材不算高挑的少年灵活地带着球左避右闪,那张脸跟他毫不相似,又让他无比熟悉。他视力极好,仔细观察还能看见男孩锁骨处有一颗黑痣。

 

那天夜里,他梦到梅岭漫天飞雪,他跌落山崖,摔进雪窝,雪疥虫一点一点地爬进伤口,白毛一寸一寸地长出来,却觉不出疼。恍惚又看见那个冰续丹瓶子。

 

这次他省了对话,毛茸茸的手伸出去,抓住瓶子摔了个粉碎。

 

今天这第三次,大概是因为,他终于遇到了蔺晨。

 

终于。

 

他在这一世见过太多熟悉的面孔,听过太多熟悉的名字,却只有他带着前世的记忆,只有他,表面上和这个时代融合的再好,心里总是知道自己是个异类。他极期待遇到一个和他有同样记忆的人,故友也好仇人也罢,总能给他一二分慰藉,消磨他心中抑也抑不住的矫情的孤独感。

 

他想这个人很大概率会是蔺晨。

 

毕竟蔺晨于他总与别人不同,毕竟前世那么多次,他觉得自己只能独忍苦撑的时候,身边总会陪着一个蔺晨。

 

可惜。

 

今天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蔺晨,早在开学军训的时候,场地外站着学生会的监察员,他就听见身后女孩声音不算小的交谈。

 

外面个子最高的那个你们谁认识啊?

 

我认得,他叫蔺晨。

 

长得不错诶。

 

整个站军姿的上午梅长苏都注视着铁丝网外那片阴凉,看着那人用他再熟悉不过的神情和旁边的学生谈笑风生,偶尔向场地里瞟两眼,扫到他身上,目光也不带什么特殊的温度。

 

然后就是迎新晚会,蔺晨和一群人给跳舞的姑娘伴奏,吹了段笛子,梅长苏坐在观众席最不容易被发现的角落,只能静静盯着他的侧脸。

 

再然后是升旗仪式上,他作为老生代表上台演讲,梅长苏是新生代表,两人中间差着好几个环节,等到梅长苏上台的时候,他早就溜了。

 

再以后是食堂操场图书馆,一次次的远远看见,却并不能有什么交集,离得最近的一次是今天,梅长苏站在窗边,蔺晨转着篮球走到班级门口,却看也没看他,只是叫了倚门站的一个女孩,“同学,麻烦叫下你们班林殊。”

 

梅长苏才不得不承认,蔺晨真的什么也不记得。

 

他鬼使神差地也去了篮球场。到的时候,场中交战正酣,林殊和另一个男生在中心抢球,蔺晨在外围,汗水淋漓的,两眼盯着球不错一下。

 

他脑中搅得一团乱麻,看得正出神,身边来人拍了拍他肩膀,“你还看篮球啊?”

 

朱砂,难得前世今生都是好友。

 

梅长苏说,“我就随便看看。”

 

朱砂也转头去看球,盯着场中好一会,忽然笑出来,“诶呦,蔺晨这两下子,跟人林殊他们咋呼什么。”

 

梅长苏听他语气熟稔,皱眉问他,“你跟蔺晨很熟?”

 

朱砂漫不经心的,“从小就认识,他爸和我爸一个医院的。”

 

梅长苏又问,“我怎么没见过他?”

 

“他不是琅大附中的,他妈是六中老师,他初中应该是六中念的。”

 

梅长苏想了想,“那当年跟六中打篮球赛,我也没看见他。”

 

“水平不行呗,六中校队全市最强,哪能谁都能进啊,诶你看,你看他!别硬传啊!诶呀他上去我看就是耍帅的。”

 

梅长苏看不懂球,也无暇顾及,沉默了好一会,又问,“他跟林殊,好像关系不错啊。”

 

“是,他俩从小就是邻居吧,他听说林殊跟我一个班,还让我照顾林殊,人家小霸王似的哪用我照顾。诶!好球诶!”

 

梅长苏终于忍不住抱怨,“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我跟你说什么啊?”朱砂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转过头来看着梅长苏,“你今天怎么回事?他是你谁啊?”

 

Tbc.

“蔺晨是梅长苏最亲近的人,却不是他最在意的人。”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句话,突然又蹦出来一个阁主。

蹦出来的阁主:去你大爷的,我头大你就觉得我是冤大头吗!

请求

alittle小小-宠物博主佛系更新:

怪不得我说最近打开tag怎么都只有那么十几篇,还以为是高考导致的活跃度下降,感情都被新版给限流了?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蔺苏】仍然存个梗


梅长苏吃了冰续丹,眼睛一闭一睁——

转世了!

这一世父母双全平安喜乐,这一世科技发达时代变革,这一世他是嗷嗷待哺小孩一个。

这一世卫铮和素玄是两个人,梅石楠和林燮是两个人,萧溱灜和晋阳是两个人,他和林殊……居然还是两个人。

花了十五六年接受了这个设定,高中开学一个月,步入班级门的一瞬间,他听到不远处两个姑娘的交谈。

“诶我问到了,昨天林殊把球传给的那个男生,我知道他是谁了……”

“快说啊!”

“他叫蔺晨!”

……

梅长苏能接受这个世界跟他开的所有奇葩玩笑,但这次他真的想骂街了。

这一世蔺晨还是那个蔺晨,但林殊是和他相伴十余年的邻居家的发小,梅长苏,不过是“小殊班上那个文质彬彬的同学”。

造化弄人,天道轮回。

……

“你总说你不认识林殊,我相信你见到了他,一定会喜欢他的。”苏宅园中的梅长苏如是说。

“你总说梅长苏性格好,我估计你跟他熟了,真未必能待见他。”厕所门外的林殊如是说。

厕所门卡拉一响,梅长苏闪亮登场。

眼前一脸尴尬的高个子下意识的上前一步,自然而然又不动声色地把一脸惊讶还没来得及尴尬的发小护在身后。

梅长苏感觉是一道醋浪把自己从厕所打回教室的。

去他大爷的岁月静好相安无事吧,梅长苏心想,这人我想抢,我就不信还抢不过来了!

【蔺苏】【恶搞】论画风的重要性之冰续丹梗

恶搞慎入。

玩梗慎入。

严重ooc慎入。


1. 正常画风:

“我要回去,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选择也罢,放弃也好”,这都是你的决定。”

 

“随便吧。”

 

 

2. 小(烂)甜饼画风:

 

梅长苏往蔺晨旁边挪了挪,又翻身紧贴着他的背,指尖从腰际一路划到他胸口,手将要探进里衣时被他紧紧攥住。

 

“打巴掌之前的甜枣啊?”蔺晨竟好像是笑着。

 

“蔺晨……阿晨……”梅长苏把头埋在蔺晨颈间,湿湿热热的的气息掠过蔺晨的肌肤,又粘连着几缕发丝拂进耳朵里,“你就许我三个月吧……”

 

他唤名字时带着毫不掩饰的缱绻情愫,后半句又乞求似的小心翼翼,仿佛怕口吻再坚定一些,就弄伤了什么。

 

蔺晨蓦地转过身,揽着他又压着他,不由分说地低头吻了上去。

 

……

 

许多年后,梅长苏夜里醒来,看见身边的蔺晨仍旧是背对着自己的睡姿,忽然又忆起那个晚上,忆起意乱情迷间蔺晨的一句“我陪着你”,夹杂着喘息声炙热地喷在耳边,似乎比映进窗纱的月光更加温柔。

 

要是早知道吃了那冰续丹也死不了人,谁要去投怀送抱呢?

 

梅长苏这样想,把手轻轻地搭在蔺晨肩上,又闭上了眼。

 

 

3. 小(破)刀片画风:

 

“三月之期一到,就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你一命!”

 

“那又怎样?!既然终有一死,我又有何惧!”

 

“……生死无惧,”蔺晨的声音仿佛从激战的山峰跌入谷底一般,瞬间平静,他攥着冰续丹的手紧了又紧,仍旧攒不足碾碎它或者递出去的勇气,半晌,他说,”那我呢?”

 

梅长苏只在一刹那怔了一下,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又怎样?”

 

我和梅长苏的十三年,比不过林殊那十七年吗?

 

蔺晨凝视着梅长苏的眼睛,终究没有问出口。

 

比不过吧。

 

蔺晨早该知道,梅长苏心中苟延残喘的这段岁月,甚至都比不过赤焰军旗扬起的一瞬。

 

“随便吧。”

 

 

 

4. 黑鸽画风:

 

“蔺晨,你想干什么?!”

 

“应你所求,许你三个月啊。”蔺晨盯着自己指尖上旋转的扇子,悠悠笑道,“这屋子里一共三千个药瓶,只有一瓶装的是冰续丹,三个月内你要是能把它找出来,我就随便你吃。”

 

“蔺晨!这不是玩笑的时候,大梁危急关头,岂能儿戏?!”

 

“大梁危急关头,与我何干啊?”蔺晨甚至未见分毫的情绪波动,收了扇子走到梅长苏跟前,“反倒这冰续丹是我一手制的,该不该给,该怎么给,都该是由我说了算。梅宗主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他又拿扇柄去挑梅长苏的下巴,“还是说我给你惯出了什么毛病,真当自己处处都能说一不二了?”

 

 

5. 雷文画风*:

 

冰续是蔺晨给自己起的新名字,象征着他和梅长苏被冰续丹毒死的爱情。

 

 

6.粉圈撕逼画风:

 

鸽粉:看了那天的直播,实名劝nili梅宗主别拿没良心当人设艹,我鸽当年手把手奶他出道,不求他感恩戴德,起码对前辈有那么点尊重,要资源的时候别仿佛谁欠了他五百万,我鸽活该一片真心被他当橡皮泥捏来揉去再拿牙签戳几个眼儿?但凡那天梅长苏有点良心,今天组团去梅岭刨坟的人能少一半。

 

苏粉:你鸽粉套路从来是“你跟我谈家国大义,我跟你谈私情;你跟我谈肩负责任,我跟你谈私情;你跟我谈赤子之心,我还跟你谈私情。”,这点格局都不够外人看笑话的,仿佛冰续丹不是你鸽心甘情愿给我苏的?这时候受害者装得真是服气。

 

Cp粉:苏粉鸽粉月经撕看都看吐了,据可靠消息这二位奈何桥上强行开车堵塞地府交通被行政拘留,没准现在正在牢里分吃一碗粉子蛋,毒唯不如思考一下人家眼里是男票重要还是粉丝重要?zqsg真是xswl。

 

 

7. 写手刚刚看完漫威的画风*: 

 

梅长苏正要把冰续丹放进嘴里,蔺晨突然出现在眼前。

 

“长苏,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

 

梅长苏没理他,继续把冰续丹往嘴边送。

 

蔺晨一攥拳,冰续丹变成了泡沫。

 

……

 

梅长苏正要把从泡沫变回来的冰续丹放进嘴里,蔺晨第二次出现在眼前。

 

“长苏,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

 

梅长苏赶紧把冰续丹塞进嘴里,嚼嚼就咽了。

 

蔺晨手举绿色的法阵转了个圈,梅长苏把冰续丹完好无损地吐了出来。

 

……

 

梅长苏正要把被他吐在地上刚刚洗干净的冰续丹放进嘴里,蔺晨第三次出现在眼前。

 

“长苏,我是来跟你谈条件的。”

 

梅长苏气得一抖,手里的冰续丹又掉在了地上。

 

蔺晨趁势在空中画了个金丝圈,冰续丹被传送到了某个随机的地方。

 

……

 

梅长苏正要把好不容易从随机地点找回来的冰续丹放进嘴里,蔺晨第四次出现在眼前。

 

蔺晨没说话,梅长苏哭了,“说吧,什么条件。”

 

“你别吃冰续丹了……”

 

“不行!”梅长苏断然拒绝,“北境的战局怎么办?”

 

蔺晨邪魅一笑,“你放心,我打个响指,北渝的将士就都化成灰了。”

 

8.  写手刚刚听完相声的画风:

 

苏:这人生啊,还是得有点追求。

 

鸽:没错儿。

 

苏:人呢,他得懂得奉献。

 

鸽:是。

 

苏:关键时候,他得豁的出去。

 

鸽:有道理。

 

苏:我呢,您各位也都知道,我,就是一个有追求的人。

 

鸽:诶对,您是心怀社稷啊。

 

苏:我,就为大梁做出了贡献。

 

鸽:这我们都知道,扶持明君,您功不可没。

 

苏:我呢,(把冰续丹瓶子啪的摔在桌上)就豁的出去。

 

鸽:……

 

苏:……我就豁的出去。

 

鸽:(望天)……

 

苏:我豁的出去!

 

鸽:(哼小曲)……

 

苏:(冲鸽指指点点)就这样的捧哏,下后台得挨打。

 

鸽:我怎么了?

 

苏:我说我豁的出去,你得往下接词啊!

 

鸽:(笑)我接不了这词。

 

苏:怎么的呢?

 

鸽:(拿起冰续丹瓶子):您这不是自己豁的出去,这是把我豁出去了。

 

 

9. 我的画风:

 

“哪只手接的冰续丹,给我伸出来!”

 

 

End.

 

*雷文画风原梗出自三国雷文,“凄然是诸葛亮给自己起的新名字,象征着他和刘备死去的爱情”。

*漫威梗属于奇异博士,属于无限宝石,属于无限手套,不属于灭霸。

【蔺苏】那些年(下)

有微楼台,慎入。

地府设定瞎编的。

搞笑的。

有ooc。

17.

 

萧平旌和林奚生下第二个孩子的那年,蔺晨终于离了人世。

 

老实说做鬼和做人区别不大,除了身体轻点之外。

 

 

但他这个鬼和别的鬼明显是区别很大的。

 

过鬼门关的时候他本来老老实实排着队朝前走,忽见一位白衣鬼差从远处飘来,到他面前打量他一番,“蔺晨?”

 

蔺晨怀疑梅长苏在地府真的是以说书为生,他的名字在这儿已经妇孺皆知。

 

鬼差见他没有否认,立即满脸堆笑,“您这边请!”

 

一瞬间蔺晨以为自己见的是店小二,他冲着前面的队伍比划了两下,意思是我走这条路有什么问题?

 

鬼差嘴咧得有点苦笑的意思了,“这么走太慢,上头有令,您二位早走一会儿是一会儿。”

 

18.

 

步下生风,片刻不停,路过望乡台的时候蔺晨想上去看一眼都被死命拽住,半被迫式地被带到奈何桥的时候蔺晨才停下了“哎你这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的询问。

 

桥边站着梅长苏。

 

蔺晨嗤笑出来,指了指身边的鬼差,“不是你手下吧?”

 

那边梅长苏摇摇头也笑了,“想来我赖在地府六七十年,可算能走,阎罗怕是一会儿也等不了。”

 

蔺晨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也是,你要真的急在这一会,怎么不去人间接我。”

 

梅长苏就站那不动,“阎罗面前,我也不能太得寸进尺。”

 

“你在别人面前真是最懂礼数。”

 

“总不能让外人笑话。”

 

蔺晨站在梅长苏跟前,不再说话,注视了他好一会,喃喃一句,“真好。”

 

真好,这几十年的梦境不是我的肖想,而是你真的来了。

 

梅长苏显然听懂了话里含义,刚想要回应什么,身后的鬼差冲他们两个深深作了个揖,“我求求二位,快上奈何桥吧!”

 

19.

 

奈何桥上不能停驻,不能回头,即使步子放得再慢,最后这点相伴的时光也终将走完。

 

桥尽头的孟婆是个美妇人,显然和梅长苏相熟,汤勺在锅里搅来搅去就是不盛出来,好像刻意多留他一会。

 

孟婆瞟了一眼蔺晨,向梅长苏道,“你搭上自己来世的命格,竟然就等这么个人。”

 

蔺晨心里咯噔一声,“什么命格?”

 

孟婆哼笑,“看来你还真不知道。”

 

“人世命格啊,生前就定下了。除了第一世命格凭运气,余下的都与前世有关,通常是今生积了功德,来世就顺遂无忧,今生作奸犯科,来世就受尽折磨。”

 

“不过呢,那大奸大恶之人倒也有的选,不愿轮回受苦,那就魂飞魄散。前些年还是选重活一世的多,这段日子,想是做奸贼也有了做奸贼的苦楚,大都是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想再受尘世折磨了。一堆烂命格也就积在阎王手里,积得多了,把阎王愁得不行。”

 

“你的这位,”孟婆冲梅长苏努努嘴,“你也知道,这辈子受的摧残本就够多了,扶植明君保家卫国又有功德在,虽然执念太重不能飞升成仙,怎么也能轮的上最好的命格。”

 

“可是啊……”孟婆说到这顿了一顿,舀一勺汤放在梅长苏的那只碗里,才接着道,“可是他为了逗留地府,还要回阳间给人托梦,拿自己的命格跟阎罗做了交易,来世,又是一世孤苦无依。”

 

蔺晨猛地转头看向梅长苏,他早把孟婆汤一饮而尽,转身跳下了奈何桥,蔺晨急急向前一握,什么也抓不住,手中只余一缕青烟。

 

一声“长苏”也沉在桥下的黑海里,再无回音。

 

20.

 

人间正是民国初年,上海明公馆里响起第一声男婴啼哭的时候。地府的寝殿也传来同样响亮的阎罗的哀嚎。

 

“阿孟!阿孟你冷静点!”

 

孟婆站在桌子上,手捧着天帝御赐的琉璃盏举得高高的,一脸决绝,“你就说你改不改!”

 

阎罗真的想哭,“不是我不改……行,我就是不改!可我祖宗一样供了他几十年不能做赔本买卖啊!鬼差笔下留情让他当了那么多年少爷还不够吗!再往下改那还叫什么烂命格!”

 

孟婆一踮脚,又把琉璃盏举得更高些,

 

阎罗简直想跪下,“你知道上一个打碎琉璃盏的判的什么罚吗!”

 

孟婆松了一根手指。

 

孟婆松了两根手指。

 

孟婆松了三根手指。

 

“我改!我改改改!”

 

孟婆从桌上跳了下来,心满意足地看着泪流满面的阎罗判官笔一挥,把命簿上“一九四九年”之后的字尽数抹去,换上其他内容,比如巴黎的别墅,比如维也纳的舞厅。

 

21(后记).

 

“我不要好的命格。”明楼站在阎罗殿中,神色坦然。

 

阎罗咬牙切齿,“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逗留人间,夜夜托……”

 

“我呸!”阎罗心说我恨不得一判官笔把你戳活了,“你们俩还要不要脸了!我还就告诉你,由不得你们选!你们下辈……下辈子——你大爷的孟婆!别再碰我琉璃盏了!”

 

 

End

【蔺苏】那些年(中)

还剩一小段了,改天再发。

ooc预警。

涉及榜2,注意避雷。

9.

 

萧平旌上琅琊山那年,八岁。

 

留下的过程还算比较顺利。

 

当时是冬天,雪后初晴,梅树暄妍,还有些能添暖意的阳光,特别适合布置出点着火盆又开着门这种俗人不能懂的场景,蔺晨坐在前殿里,看着眼前恭敬行礼的萧庭生和殿外规矩等候的小孩,心思百转千回。

 

少阁主人选定下来后,蔺九就该是他的关门弟子了——

 

姓萧的都看不懂事吗!

 

琅琊阁不涉朝堂中事,这规矩怼的是谁家你们心里没数吗!

 

梅长苏留下来的那点面子是让你们这么用的吗!

 

想让萧平章做世子,能不这么明显吗?生怕别人不起疑吗!

 

就你家这孩子——

 

蔺晨面上不起波澜,倒了杯茶送到嘴边,撇着茶叶沫子一抬眼的功夫,外面起了阵风,满院的梅树花瓣纷纷落下,沾了小孩儿一身,萧平旌也不急不躲的,反而伸手接了片花瓣,饶有兴味地笑着看。

 

这孩子……这孩子……

 

蔺晨把茶杯放在一边,“既有故人渊源,那就留下吧。”

 

外面萧平旌冲着手心吹了口气,那几片花瓣又旋旋绕绕往上飞,隐在梅树间不见踪影。

 

10.

 

“满意了?”

 

梦里的梅长苏站在前殿的梅树下,大氅上落了零星的花瓣,蔺晨凑到他肩头,呼了口气也把花瓣吹回到树上去。

 

梅长苏笑盈盈的,“分明是你自己想要留下他,别刮了阵风也怪在我身上。你不想做的事,我什么时候强迫得了你?”

 

蔺晨眯眼。

 

“我是说,死之后、死之后……”

 

11.

 

后来蔺晨终于承认自己留下萧平旌是因为合眼缘。

 

原因是小孩有段时间特能折腾,夜里也不安生,蔺晨被他吵醒过好几次,某天醒了之后再入梦,梅长苏扶着梅树笑,“这么多年吵醒了你还不用挨骂的,除了飞流就是平旌了吧。”

 

结局是梅长苏从树下被挪到了树上,这回梦里没有半点风,一树花瓣还是落了满地。

 

12.

 

“琅琊山上为什么不过年呢?”

 

“山中不知岁月,何况我琅琊阁虽处红尘之中,也在红尘……”

 

“七哥,”萧平旌翻个白眼,“你能别像九哥似的,尽说些我听不懂的话吗?”

 

蔺七暗道,你要是有小九一半好糊弄我能够多活十年。

 

一旁蔺五认真答他,“最开始的时候也不是不过年,也会张灯结彩,夜里放放烟花,但是师父他老人家不管,就我们几个折腾,后来师兄弟们都长大了,对年节里玩玩闹闹的事也没兴趣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不过年了。”

 

蔺三补充一句,“倒是年祭守岁,真是从来不做。”

 

“这又为什么?”

 

“师父清心寡欲,应当是不想理会这些凡俗……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说得好像这琅琊阁是个修仙的地方,老阁主马上就得道飞升了。”萧平旌脸皱成一团,“就不能是他困了,想睡吗?依我看年祭守岁还不如做梦有趣。”

 

13.

 

这话后来被蔺晨知道了。

 

“孺子可教啊。”蔺晨说。

 

梅长苏笑,“那你怎么不干脆收他为徒?”

 

“……差了辈分!差了辈分行吗!”

 

蔺晨心想这关于萧家人的话题真是没法跟你聊下去。

 

14.

 

萧平旌在蔺晨面前过着不是弟子胜似弟子的日子。

 

主要表现为诗书礼义武功机关的亲自传授,闯祸后不加处罚还童心忽起跟他一起折腾的为老不尊,以及三天两头会被哄骗走书楼里的古董字画或是剑阁里的传世名剑去哄长辈送亲友的罕见大方。

 

至于其他细枝末节极尽纵容,比如对他闯进总鸽房随意翻查消息睁一眼闭一眼,再比如他嫌医术枯燥不想学医也随他高兴,丝毫不担心他将来在外人面前补药伤药分不清会丢琅琊阁的人,就更不值一提。

 

对于蔺晨这种带孩子的方式,梅长苏一向是静坐笑看的。

 

对,是笑看,不是普通敷衍的微笑,是那种让蔺晨百思不得其解的由衷笑意。

 

他怎么就那么开心?

 

15.

 

某天晚上蔺晨终于明白了这个问题。

 

那已经是许多年以后了,萧平旌快要过二十一岁生辰,他照例在梦里跟梅长苏山南海北的聊着,提到了平旌的生辰礼物。

 

蔺晨说什么奇珍异宝都叫那孩子搜刮完了,这次想送他一块令牌。

 

能查看各地鸽房消息的那种。

 

虽然没有这块令牌萧二公子想看什么一样能看得到,但靠交情偷着看和正大光明地看,还是不同的。

 

梅长苏听蔺晨说完,隐约想起自己在平旌这个年纪,也从蔺晨手里接了一块令牌,象征着琅琊阁情报组织的的调遣权,当时蔺少阁主远没有现在拱手送人的慷慨,他要这令牌的时候着实费了一番周折。

 

即使平旌还是个孩子,梅长苏这时候也总要露出些类似吃醋的不悦情绪才符合他与蔺晨相知相伴相那什么的关系。

 

但梅长苏又笑了。

 

蔺晨极不舒服,终于问出口,“你笑什么?”

 

“蔺晨,”梅长苏唤他,“你是不是很喜欢平旌这孩子?”

 

蔺晨纳罕于他的明知故问,“是喜欢,怎么了?”

 

梅长苏的笑里越来越添了莫名的意味,“我早就说过,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你什么时候说过。

 

蔺晨几乎要脱口而出,忽然愣住了,很久之前,梅长苏是说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你见到他,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萧平旌并不是话里提到的人,但他拥有话里那人一切被引以为豪的特质,譬如挽得大弓降得烈马的少年意气,譬如驰骋疆场剑斩楼兰的将军铁血,再譬如不用身陷污浊、不用搅弄风云的人独有的骄傲潇洒。

 

当初蔺晨听到这话,沉默着转身离去,与其说不愿做出回应,不如说在逃避。现在他却回答出,是啊,喜欢。

 

理所当然的喜欢。

 

蔺晨最终叹了口气,然后越过桌子,凑到梅长苏面前。

 

“长苏啊,”他说,“你看看我。”

梅长苏依言看向他。

 

“我已经这副样子了,你能不能别欺负我了,啊?啊?!”

 

他其实并没有变成什么样子,梦里的两人都是彼此记忆中的模样,而立之年,俊朗潇洒,风华无双。可现在梅长苏透过他的眼睛,却依稀能看到梦外有个年逾古稀的老人,青丝覆雪,佝偻蹒跚,双眼仿佛宁静的寒潭,却因为饱经沧桑尝尽孤独或者洞悉世事,比寻常长者更少了些倒映青山绿树的生机,多了些不见底的深沉。大多数时候,整个人都是一派符合阅历、年龄、地位却唯独不符合他心中蔺晨这个名字的沉稳气度。

 

蔺晨的控诉还带着许多戏谑的意味,梅长苏却回应不了,只能转开了头,心想这关于萧家人的话题还真是没法跟他聊下去。

 

16.

 

后来那令牌到底是没给出去。

 

萧平旌生日没到就因为甘州事变下了山,朝堂风起,估计他这次很难再回来。

 

八岁上琅琊山,二十一岁回了金陵,中间差了十三年。

 

蔺晨觉得自己命里和这数犯冲。

 

15.

 

后来的后来就出了北燕郡主朝堂比剑那档子事。

 

轮到蔺晨在梅长苏面前扬眉吐气,你看看,你看看,这点警惕性都没有,到手的消息都不知道珍惜,傻成这样,哪比得上当初的江左梅郎。

 

16.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萧平旌和林奚归隐了江湖。

 

蔺晨想,平旌倒不是傻,是真的厌恶朝堂纷争战场厮杀,向往江湖逍遥知己相守。

 

这么想的必定不止他一个,也算苍天有眼,祸害了一个,不能祸害每一个。

tbc